专访高文兵:建中南文化百年基业 留历届校友反哺之情

2011-4-29 16:29:04 编辑:王建湘[通讯员] 月惠 来源:---

在合并组建第二个十年和“十二五”规划开局之年,中南大学筹建成立了“中南大学教育基金会”,全校院士、校领导和部分老教授、老领导、教学名师等向全体校友发出倡议:集历届中南人之力捐建中南会堂。这项倡议受到广泛关注。日前,《中南大学报》记者专访校党委书记、中南大学教育基金会理事长高文兵,了解到他对捐建中南会堂的看法与思考。

建设中南会堂非常必要。作为教育者,我们期待建造一座作养人文情怀的殿堂,把学生迎进来、熏陶出来,让他们在这里接受人文关怀,带着精神力量,带着自信走向世界竞争的大舞台。 

高文兵书记开门见山:“中南会堂的建造非常必要!为什么?作为教育者,我们的人才培养理念是以人为本,培养目标是希望我们的学生成长为全面发展的人。我们期待建造一座作养人文情怀的殿堂,把学生迎进来、熏陶出来,让他们在这里接受人文关怀,带着精神力量,带着自信,走向世界竞争的大舞台。我们给予学生的不能仅仅是课程、教材上的知识。要让学生有创新能力、具备人文素质,需要我们在综合素质教育上下功夫,在思想、品格、能力、道德与情操的修练中去用心培养人。因此,让高雅的、人文的知识和艺术走进校园,感染和熏陶学生,这是非常必要的。”

“去年以来,我们回顾总结中南大学合并组建十年来的改革发展,全校师生和广大校友有着一个共同的话题:中南特色文化的凝练与提升。特色文化代表中南大学的气质和文化竞争力。然而,遍布长沙市两岸六地的中南大学,至今没有一个千人座以上的室内集会场地,没能举办一场集中一届学生的室内开学典礼和毕业典礼,师生无法满足对大型学术、人文讲座的强烈需求,更无法在校内享受大型剧场表演的艺术熏陶。筹建一座知识与文化的大熔炉——中南会堂,成为学校的紧迫需求和师生的共同愿望。”

“放眼湖南及长沙。应该说,湖湘文化源远流长,湖南文化产业全国闻名,湘江西水岸发展迅速,但在河西大学城及周边高校密集之地,却没有一个大型的综合文化设施。这不仅是中南学子的缺憾,也是河西大学学子的缺憾。”

“我们曾经在学生中做过随机抽样调查,发现我们的学生中,看过歌剧、舞剧的不到2%,看过话剧的不到1%,听过音乐会的不足0.5%。而这些艺术形式,在发达国家大学生的校园生活中是如影随形的。在21世纪的今天,世界在进步,中国在发展,我们的学生却还大多处于宿舍——教室——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框架内,对于外面的文化知之甚少。不是他们不喜欢,也不是他们不渴望,而是他们缺少机会和环境,缺乏良好的条件。”

“学校经常举办师生文艺汇演,但只要在室内,安排好演职人员的座位,观众席就所剩无几了。有同学告诉我,有时忍不住文化的饥渴,坐车过河到河东,看一场影视厅刚上映的电影,路上来回近两个小时,还要花几十元的票价,不论在时间还是经济上,学生都承受不起啊。”

“学校也经常会邀请名人、大师来校讲学、讲座,可是因为场地限制,更多的学子不能现场目睹大师风采。去年,我们邀请前外交部长李肇星同志来校作爱国主义主题报告。闻讯前来的学生达到3000多人,但会场就几百个座位。过道上、走廊上、窗户外都挤满了人。我和李部长商量,让学生到主席台上席地而坐。学生们欢呼雀跃,一下就涌上来几百人,李部长和我的腿边、座椅边都挤着学生。在团团簇拥和掌声雷动中,我既感动又心痛,我们的学生太渴望知识了,太渴望文化熏陶了,太渴望高水平的报告了,但学校很难给他们提供必要的场地条件。恰恰在这些反映高端精神生活的层面,我们的学生落伍了,确切地说,是我们的教育落伍了,远未达到社会、家庭、学生的期望。每念及这些,我的心情就无法平静。”

说到这里,高文兵书记沉思良久,“我们要培养出什么样的人?我们能给予学生什么样的教育?这是我们作为教育者要时时思考的问题。在人才市场越来越繁荣的今天,我们的学生是要走向世界竞争大舞台的,让他们带着什么样的精神力量和信心走出校门,尤其值得我们认真对待。中南大学以工医见长,人文学科后发晚进,虽然起步迟,但起点要高、发展要快,才能在综合办学的氛围中给予学生最好的人文熏陶,才能提升学生的综合素质和培养质量。建造一座能提升人文素养的会堂,这是我们最迫切的育人需求,也是基本的条件需求。”

学生是母校的孩子,我们期待建造一座传世百年的礼堂,举办好每一场开学典礼和毕业典礼,让学生存留对母校最美好的第一印象和最深情的临行回眸。

“其实,给我触动最大的是学校的开学典礼和毕业典礼。”高书记动情地说:“开学典礼是大学生们的入门礼,是对学校最庄重的第一眼;毕业典礼是学生们的告别礼,是对母校最深情的一瞥。学生是母校的孩子,我们期待建造一座传世百年的礼堂,举办好每一场开学典礼和毕业典礼,让学生存留对母校最美好的第一印象和最深情的临行回眸。”

作为校领导,高书记对每年开学典礼与毕业典礼的感受记忆深刻:“我们学校每年本科新生8300人左右,研究生新生6000人左右。对于他们来说,开学典礼是非常神圣而庄重的,是一个仪式,也是进入大学的第一课——在这里,对学校的历史、办学理念有一个了解,对学校的要求、老师的期待有更深的领会。但是,我们没有一个足够的室内空间,来集中上好这第一课。新生入学的9月又恰是湖南初秋多雨季节,每年举行开学典礼时只能在露天体育场上举行。就算不下雨,烈日当头之下,也不能让学生站得太久,开学典礼只能短平快,也就与我们的预期效果相差甚远。”

“毕业典礼就说得上有点狼狈了。”说到这里,高书记的话语带着几分沉重,“我用‘狼狈’这个词,是因为我们是多校区办学,每届毕业的本科生就有8千多人,毕业典礼又要安排在同一天的时间,由于场地限制,只好在各校区都设会场。为了让每一名毕业生都能现场参加毕业典礼,一个上午,校领导和老师们要奔走几个校区,匆匆结束一场,又赶赴下一场,常常还遇到长沙市堵车。6月底的长沙,气温已经很高了,大家穿着厚厚的学位服辗转奔波,汗流浃背,这样子能不狼狈吗?而对毕业生来说,等待了很久,毕业典礼却匆匆而过,效果有限。这不是我们希望的,也感到有负于同学们在母校的最后一次盛会。”

高书记回忆道:“记得不止一位毕业生对我说:‘书记,现在的毕业典礼挺寒酸的。’以后的毕业典礼我们会想办法为学校提供大场所,你们等着我们的好消息,我们会努力去奋斗的。听了这话,我特别感动,也特别愧疚和酸楚。”沉默很久,高书记说:“我们很想给学生们一个印象深刻和十分体面的开学典礼和毕业典礼。我们期待能建好中南会堂,让我们告别尴尬的‘第一课’与寒酸的‘最后一课’,给学生一个印象深刻的入门礼和告别礼,让他们铭记在脑海,相伴于人生路上。”

心在,情在,希望就在,中南会堂一定能建成。我们期待它成为中南大学人的传世之作,成为中南特色文化与精神铸造的熔炉和丰碑。

“建造一所可以容纳8000人的会堂,让学生有一个享受人文艺术熏陶的殿堂,这是我们的梦想,我们一直在为实现这个梦想而努力。”高书记说,学校把这个计划列入发展蓝图,已在新校区为中南会堂留下了最好的位置——最醒目、交通最便捷、集散最方便。但是,这样一个经典建筑需要很大一笔资金。向有关部门、专家咨询过,至少需要1.5亿元。学校现在正处于负重爬坡阶段,面对的竞争异常激烈,学科建设、人才培养、队伍建设、民生工程丝毫不能松懈,目前的财力无法去实现这个梦想。高书记说:“也有学生不停地问我:我的四年能看到这个会堂吗?哪怕只是进去看一场演出,到里面去坐一坐也好啊!每每这时,我无言以对。”

“有校友倡议:我们可以发动广大校友为母校捐建这所传世之作。这个提议使我们的梦想一下子由虚幻变得渐渐清晰。我们和基金会商量调研后,觉得这个提议的可行性很高。这么多年来,从中南走出了不少杰出的校友,他们对母校有着很深厚的感情,一直关注母校的发展和建设,所以,这个倡议一出,马上也得到了校友们的热情响应,还有热心的校友为我们发来了中南会堂的设计草图和效果图,我们很感动,也会充分考虑和尊重校友的构思。”

至于如何来集募中南会堂的建设资金,高书记说:“结合这个倡议,我们将在设有校友会的地方,以校友会为单位接受校友捐款;在没有校友会的地方,则烦请分散的校友根据我们公布的方式和账号,将捐款汇到学校。对于每一笔资金,不论多少,我们都会认真记录。当资金达到需求,学校会立即申请开建中南会堂。”

高书记说:“从某种意义上说,中南会堂将是学校百年基业的传世之作。在新建的会堂上,学校会精心设计建立募捐碑刻,在建筑基座上刻下‘中南大学历届校友捐建’字样,在主墙面上刻下每位捐建校友的名字,不论多少,每一笔捐赠都将伴着中南会堂一起传世流芳”。“我们一定会珍惜每位校友对母校的感情与关爱,一定会珍视他们对于学弟学妹们的用心呵护。我们也希望,这所会堂能使在校的学子汲取到母校的文化,感受到母校的爱,并从中受到鼓舞,增添力量,毕业后勇敢地担负起社会责任。所以,中南会堂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,它将成为每位学子心中的一座丰碑,永远留在他们对母校的记忆中。”

遥想未来,高书记的话语里充满希望和喜悦,“我相信——心在,情在,希望就在,中南会堂一定能建成。到那时,这里将成为培育中南大学文化的沃土园地,成为长沙河西大学城乃至湖南全省的文化引领与展示中心,我们的学生可以在这里领略中南大学文化与精神,可以不出校园享受顶级学术与人文大餐,可以欣赏到来自全国乃至全世界的高水平文艺表演,还可以观看现在费时花钱才能看到的集思想性、艺术性于一体的影视作品,那时候,我们会感到由衷的欣慰,我们的学生会感到由衷的幸福、自信和自豪!”

 

 

 

1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