拥 抱 真 实 ——记世纪海翔集团董事长顾京

2011-4-17 0:00:00 编辑:教育基金会 来源:---

 这一天天气晴朗,就像我们的心情一样。我们来到深圳市世纪海翔的办公楼,拜访中南大学优秀的校友顾京先生。他的穿着是如此的休闲,简直可以说素面朝天。他的言语就像他的穿着一样,简单而直接。他说:“我们不会回避什么,也不会刻意去装点什么,就看你从什么地方切入,有什么比较感兴趣的,我说的保证是实话。没有必要说什么假话,这不符合我们公司的文化,也不符合我这个人的做事风格。”

此生永远属于市场

 海翔集团正在大海上翱翔,出航不久就航程万里。2009年,海翔集团公司注册资金已经达到2.85亿元,成功地打造了一个相当规模的投资大平台,形成了一个可以涉及到股权投资、矿业资源投资、贸易及贸易投资、物业投资、证券、期货及相关衍生品投资和风险投资的完整的投资体系。

是海翔成就了顾京,还是顾京成就了海翔?这是一个相当哲学性的问题,谁也没法弄明白。但是海翔人都不会忘记顾京这个人。熟悉海翔的人,都说海翔是个奇迹。创造这个奇迹的领航人就是顾京。有句曾经用滥的话“大海航行靠舵手”,其实并没有过时。海翔这艘大船正在深圳这个金融中心畅翔,站在最前面身姿矫健的领航者大家没有理由不相信他。他给了我们奇迹,三年,仅仅是三年。靠着勤奋?靠着毅力?靠着直觉?靠着天分?还是靠着什么?顾京走到了今天。难道他有什么特殊的“诀窍”?顾京一语道破:老祖宗的一句话把做事情的道理讲的非常透彻了:“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”海翔成立到现在虽然只有三年,但是背后隐藏的是多少年的积淀。

顾京讲起了自己的成长史。1989年他大学毕业,就到了国家有色总公司上班。可以说,一上班他就碰上了一个好时代,因为那个时候国家经济正在从计划转向市场。在那个转向的时代,国家有色总公司比较早地“游”进了市场。从1990年开始,顾京就在有色金属这个市场经济的环境里打拼,他在公司的具体职位是期货交易员。深圳期货交易市场刚一开业,就有了他的身影。他是第一批在资本市场游泳的“鱼”。后来人们都时髦地说“下海”,其实他那么早就“下海”了。他说,到了筹划海翔的时候,他已经水性很好了。他还清楚记得当年深圳交易所开业的日子:1992年1月18日。这一天,他自豪地坐在了001号席位。到这年年底,001号的业绩是最好的,可谓是名副其实。可是,千万别忘了,对顾京来说,优秀的业绩却成了一种巨大的压力,因为成绩永远是过去时。今年好,明年还能更好吗?带着这种压力,顾京创造了一连串的成绩。1992年,最好,1993年,还是最好,1994年,依然是最好。由于体制的原因,当时单位不可能给他很多奖金,但是能给的荣誉都给了他。永远的最好给顾京带来了令人羡慕的荣誉。他出差去了,单位就把奖品送到他家去。多年后,他还说,当时觉得特有面子。可是对他来说,工作不仅仅是简单地与荣誉联系在一起,它的内涵简简单单:有目标,感兴趣,会回报,就能焕发无穷无尽的动力。工作得到认可,汗水换来回报。由于业绩出色,后来国家有色总公司成立期货处,领导钦点他当副处长。这一年他刚刚26岁。要知道,因为事业单位论资排辈,那个时候在有色总公司40多岁岁提拔为副处长也是正当年。年轻的他没有辜负领导对他的肯定,在期货处的日子里他依然用非常好的成绩回报了有色总公司。

他说,那些年的辛苦和劳累都全部沉淀在自己生命中,就像陈年的老酒,越久越香。如果说海翔是一坛新酒,里面的发酵的香料是在顾京在国家有色公司炼就的。海翔作为一个民营企业,一没有国家政策扶植,二没有垄断资源可享。打拼,打拼,除了打拼还是打拼。在打拼过程中,怎样把握机会,怎样规避风险,刚踏出校门是掌握不了的。早年在国家有色总公司的那段工作经历给了他最初把握机会、规避风险的锻炼。顾京对早年在国家有色公司的那段经历一直充满着感激之情。海翔成立于2006年。从他1990年正式参加工作到2006年,中间是16年的距离。16年,对一个人的生命来说,是一段很长的学习过程。这个过程他都生活在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中。再一次提醒一句,千万别忘了,他16年中的身份:期货交易员。期货是属于“准金融”领域,金融行业的知识和阅历在这段时间也就得到了积累和沉淀。在国家有色的16年时间中,他在实践中总结,在实践中学习,为了开阔视野还努力创造机会到国外培训——他总是自己把自己逼到事情的巅峰。其中的动力很简单,那就是希望把事情做好。这个看似简单的目的,其实就成了他永无止境进步的动力。是的,国家有色的16年,是顾京不断进步的16年。16年沉淀出了一个海翔!他说,如果刚毕业就成立一个海翔,三年发展这么快,那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顾京用他亲身经历告诉我们,世上没有一蹴而就的事,只能是厚积薄发。看来,万事成功都没有偷懒的诀窍。也许,没有诀窍就是诀窍吧。此时,我心中产生了一个很“普通”的疑问:当年顾京都在国家有色公司当这么“大官”了,为什么还要出来创业啊?我很坦率地把问题给了他,他的回答也坦率而直接:“我是做市场的人!”多么清晰的自我认识、自我定位啊。事业的成功来自哪里?就来自于自明。老子《道德经》说:自知者明。

他讲起了当年提干中的苦恼。1997年8月,中国有色金属工业贸易集团公司组建,作为当时整个有色行业最大的航空母舰,真是显得非常耀眼。总经理助理兼期货部总经理的Title让自己美美地满足了一把所有男孩都有的虚荣心。他并没有被这种虚荣心冲昏头脑,并且开始厌倦。升职的他发现一天到晚的工作就是在开会。每天永无休止的会议开得让人心烦,可气的是昏天黑地的开了一天却发现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。在天天开会中远离市场,让他觉得非常不舒服。于是乎他越来越强烈地怀念那座充满青春与激情的城市,越来越强烈地怀念那残酷的同样是昏天黑地却非常充实、能清晰地分清输与赢的市场。原来的他几乎每天在上海、深圳的市场上忙着,梦里都是行情的变化。通过这么多年市场的摸爬滚打,他发现市场还是比人要简单些,没有太复杂的东西。市场经济是一种硬碰硬的环境,没有传统的体制保护。顾京就是在这种硬碰硬的市场中成长的。时代成就人,经历铸造人。多年的市场经济打拼,塑造了他习惯性的思考问题的角度。环境塑造性格,就像湖南爱好辣椒,广东人喜欢清淡一样。经过思考和反复比较后才发现原来那才是我梦中的香格里拉。这时他有了一个强烈的想法:“我是跑市场的人,不愿意坐办公室里搞管理。”做期货交易员这么多年,有两点使他终身受益:一个是对外界的变化特别敏感,二是对风险的理解特别透彻。这些他觉得是自己优势的东西,在国家有色金属公司总部管理岗位上都不能特别发挥,他想应该再次回到市场中去博弈。自己创业虽然累而且有很大的不确定性,但是有自己的空间。他说,在有色总公司要是没做好,可能是自己没做好,也可能是上面指挥不对;但自己创业即使头破血流,也过得明明白白的。

顾京就这样走上了这条创业的路。当时走得是那样义无返顾,甚至带上了不满一岁的儿子,回到了深圳。《古诗十九首》中有一句诗“胡马依北风,越鸟巢南枝”。是的,顾京习惯了深圳的海风,也习惯了深圳的草木,虽然他是地道的北京人。

最高的境界:生意做成了朋友

 谁都知道,市场风谲云诡,它会催生富翁,也会摧毁弱者。为了生存,市场中的人都各自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领。为了达到目的,许多人使用上了欺诈手段。俗话说:十商九奸。几乎所有的消费者对此深信不疑,哪里没有陷阱?也几乎所有的生意人对此内心言是,舍此怎么获利?顾京在这种心理文化中生存,能不能避免受到影响?他是怎么看待“十商九奸”的?

在海翔集团的经营理念中的四个词汇中,第一个就是诚信。在顾京眼中,诚信是一切想走向成功,并最终走向伟大的商人,应该具有的最基本的品质。顾京是一个宽容的人。他说,在这个社会当中,许多事情没有明确的对或者错。你喜欢低调,我喜欢高调,无可厚非;你喜欢乒乓球,我喜欢高尔夫,各有所爱。他能理解这个世界上许多复杂的现象,但是对某些做法还是无法接受。比如,本来为人的低调与高调是无可非议的。什么叫低调?有这个有那个,别人都不知道,那就是低调。什么叫高调?有这个有那个,大家知道,那就是高调。但是现在很多时候却什么都变了味。明明没这个没那个,诌了一圈后好像什么都有了。这是高调吗?是骗人!对这种把炒作甚至欺骗等同高调来欺世盗名的现象,顾京非常不理解。对诚信经营,他始终坚信不渝。

顾京说,真正成功的人,他们的诚信一定是能经得起时间检验的。时间越长,诚信的人就越能经得起磨砺。俗话说,蒙得了一时,蒙不了一世。顾京坦承,他个人包括海翔公司多多少少也碰到过一些危机,处理上可以有技巧,但是万变不离其宗,诚实坦荡是化解危机最好的钥匙。因为信息上的不对称,可以靠虚假信息蒙住一些人,但是现在网络这么发达,没蒙住的人照样可以发布真实信息。一旦真相被揭露,再说什么人家也不稀罕了。没有了公信力,所有的东西就像在沙子上建楼一样,盖得越高塌得越快。他说:“我自己和我的企业是不会这样做的。”

顾京对西方把诚信看得很重的精神非常尊敬。他认为这一点我们应该向西方学习。太平天国晚期清军打到苏州,当时守城的人叫谭绍光,清军要他投降他就是不降。他手下的人投降了,但是对淮军不信任,就让洋枪队的指挥官戈登做担保人。后来这些投降的人为清军攻入苏州立了大功。但论功行赏时,李鸿章把这些人全杀掉了。清政府认为这没有什么,和贼寇谈什么条件?但是身为担保人的戈登却不同意,认为这样坏了他的名誉。顾京举出这个特别有意思的故事,来说明西方人对诚信的理解:我可以自私,可以考虑自己的利益,但不能不讲诚信。道理同一,万变不离其宗,诚信是经商最基本的一条原则。他用自己的行为践行了这一条原则:答应别人的事情一定要做到。

当然,顾京身为商人,并不是高尚到不言利益。人们都说,在商言商。甚至在谈到世纪海翔奖学金的设立时,他也说到自己的“私心”:企业只有持久而高效地办下去,奖学金才不会息亡。这对我们的创业团队是一个最大的督促。顾京说,所有的经营实际上都是在做一件事,不管是做哪一行,贸易也好,实业也好,金融也好,都是如此。这一件事就是四个字:低买高卖。海翔也是在自己的领域实现这四个字,包括股权、物业、期货、贸易等领域。一些人马上蹦出一个想法:低买高卖!不是奸商吗?不是骗人?不是!这几个字本身是商业的精髓,与诚信并不冲突。顾京就要实现在诚信基础上的低买高卖。诚信与利益并不冲突,甚至相生相成。如果说市场中有许多令人好奇的辩证法,在顾京看来,诚信与利益之间的关系体现的就是其中最基本的辩证法。

海翔不是投资集团吗?投资就是花钱。花钱要讲回报,并且讲回报的最大化。学问就在这个最大化。顾京反问:你们见过的回报率最高的投资是什么?他又信手拈来了一个历史例子。当年八国联军攻打中国,中国的赔款,七个国家都把钱拿走了,唯独美国把赔款留了一半给中国,在中国建了两所医院和两所大学。这笔钱的回报率是多少,能算出来吗?顾京说,这是迄今为止他所看到的最有价值的一笔投资。美国人那么高尚吗?他不这么认为。美国人真是会算大帐。什么叫大智若愚?这就是。顾京说,海翔走到今天,其实很简单:第一是做事特认真;第二就是对人特诚信。对诚信的解读,海翔特别丰富、特别深刻。在市场中,谈判的时候怎么谈都行,但谈好的东西一定是不会变的。没有把握的,不会去签字;但签字的东西,一定会负责任。这样,久而久之自然会有稳定的客户群。顾京对李嘉诚做生意的方式非常认同:“做生意的秘诀很简单,如果一单生意谈好了,你赚八毛我赚八毛,即使后来的结果是你赚了一块二我赚了一块二,我也只拿九毛。”顾京认为,俩个合作把蛋糕做大了,并把多赚的机会留给了对方,这和美国人拿钱建大学医院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这一点,只有目光长远并充分自信的人,才能这样做。他说:“海翔的生意伙伴其实不多,但是凡和海翔做过生意的,都从生意做成朋友了。”

他提醒我们说:人这一辈子,相处时间最多的是什么人?其实不是有血缘关系的人,而是长期打交道的利益相关人:会计事务所、原材料供应商、物业主、公司雇员等等生意伙伴。与这些人见面的次数都要远远高于自己的父母。我们与血缘关系的亲属,怎么处理事情?可以无条件付出。我们与利益相关者,怎么处理事情?讲利益。他说,和利益相关者在一起,要做到和平友好地共同合作,没有诚信,怎么能处理好关系呢?诚信不代表无私。海翔的经营理念诚信、稳健、前瞻、双赢八个字中,诚信排在最前面。最后两个字是双赢:既考虑自己的利益,也要考虑别人的利益;既考虑自己的风险,也要考虑别人的风险。生意做到最后肯定是一个平衡点,怎么能说自己把钱都赚了呢?这就是海翔的经商之道。他说:“我觉得,生意做了成朋友,是做生意的最高境界。”

认真做好每件事

 做事特认真是海翔能发展到今天的重要因素。顾京做事从来不敢马虎。他宁可认真地做好少数事,也不马虎地应付许多事。他说,海翔做事的认真程度超过一般公司,可能海翔做的事不多,但是每单生意、每条决策都力求做到精益求精。

做事认真的人就特别看重做事的游戏规则。海翔做事就特别看重游戏规则。只要看看海翔在中南大学设立500万“世纪海翔酬勤奖励金”的过程就能清楚知道这一点。顾京反复地和学校领导和老师说:评世纪海翔奖学金,希望学校能够把评奖的规则认真落到实处。海翔资助贫困大学生,该执行的规则必须要执行。对于游戏规则的遵守,海翔人往往喜欢鸡蛋里挑骨头。这一点即使对自己的母校,顾京也没有半点含糊。顾京真的对游戏规则很在意,可以说在意得深入骨髓。按照顾京的要求,评奖后中南大学给海翔寄去了130多个获奖学生的两本材料,包括每个人的姓名、照片、在校的表现等等。后面还特别附有评审过程的说明。谁推荐的、谁评审的、享受的助学金是多少,等等,都很严谨细致地记录下来了。为什么学校盖完章给海翔寄来两本资料呢?一本海翔留着,另一本海翔集团盖完章后返还给学校。因为海翔特别在乎做事的游戏规则,中南大学就把奖学金的过程这样处理。

顾京提醒我们,必须从一个更丰富的内涵来解读“世纪海翔”奖学金设立的意义。其实这些钱对海翔来说算不了什么负担。他希望每一分钱,都用到该用的地方上去。他坦率地说,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。如果钱不够海翔将来还可以想办法,但海翔的文化不允许挂羊头卖狗肉。既然要做事,就必须落到实处。顾京说,海翔做事是很认真的!海翔人要么不做事,做事就特认真、特在乎,不是为别的,就是希望把事情做得更好、更有质量。顾京每天都在社会上行走,亲眼看到过许多好事,因为马虎办着办着就走样了。因为对马虎的担心,顾京开始对奖学金的事情也多多少少有一些顾虑。这种顾虑不是来自别的,就是来自自己认真办好每件事的精神。他反复强调,不是怀疑学校和老师什么。认真对待游戏规则,已经成了他对待所有事情的游戏规则。这就是顾京对待游戏规则的游戏规则。人们常说对事不对人。是的,无论对谁,顾京都会认真对待游戏规则。对自己的母校,对自己的老师,他也会如此。不如此就不是顾京。

认真地对待游戏规则,其实质的管理学内涵就是强调管理中的执行力。没有执行力的任何制度都是空洞的,可以说,有等于无。他说,有一个台湾的生意伙伴,做拆解废旧金属的。为了防止工人偷金属出去卖,他每天晚上抽查三间宿舍。虽然只有三间,但威慑力很大,因为没人知道会是哪三间。制度不在多少,而在于执行的力度。海翔人都永远怀着一颗敬畏之心,对待自己认可的游戏规则,打造属于自己的优越执行力。

没有“形式”的管理

 海翔集团在列举自己的业务范围时首先提到的两个领域是金融投资、资本运作。这两个领域都是知识密集度很高的行业。海翔公司的员工总数并不多,深圳、上海、香港三地加起来一共才四十五人。像海翔这种知识经济的公司,并不强调企业大小,用不着几万员工。顾京说,巴菲特管理着几万亿美金的资产,核心团队才不到十个人。这就是知识经济的魅力。可以说,海翔是靠知识经济生存的。正因为如此,所以海翔特别强调工作以后的再学习。对新知识的不断再学习、再领悟,在海翔的管理中被提到了非常重要的位置。我们要问的是:新知识的本质是什么?创新!重视知识的再学习,就是重视创新。顾京一直努力在海翔塑造创新文化。对海翔来说,没有创新就面临衰亡,并不是一句赶时髦的空洞话语,而是一个现实而紧迫的任务。只有创新,才能带动海翔不断与时俱进,在金融投资和资本运作领域走在前沿。在顾京心目中,创新对海翔来说,怎么强调都不为过。

创新这个满天飞的概念,今天差不多听得耳朵起卷了。其实很多经常挂在嘴边的人,并不是十分清楚其中的涵义。对创新顾京有着自己的理解。他说,很多创新并不是完全由某个人发明的,而是逐层积累的,每个人都可以在其中起到自己的作用。比如这是个房地产的游戏规则,那是个贸易的游戏规则,把这两个综合运用到自己的领域也就是一种创新。腾讯的即时通讯不如MSN,网络游戏不如网易,搜索引擎不如百度,但是就是因为能把这些综合好,就成为了第一。综合也是一种创新。比如和别人一起吃饭喝茶,他把多年的职业心得体会讲给你听,如果你悟性高,听完后能融化综合,哪怕能够学到30%,就是不得了的事。这些间接的经验,有可能马上变成现实的生产力。也许第二天就能产生效力,解决一个大难题。公司就因此多了个新的增长点。千万别忘记,这就是创新。有心人总是会主动去和别人认真交流。其实就是在捕捉创新的机会。谈到自己时,他说,海翔做物业做不过万科,做代理做不过实达,做贸易也做不过周围的很多公司,但是海翔就是依靠综合创新,把这些综合在一起并融会贯通,创造了效益。顾京强调,融会贯通之后的综合运用,就是海翔的核心竞争力。正因为综合创新没有止境,所以工作以后的再学习也就没有止境。它将贯穿每个员工的所有工作过程。在海翔,创新与再学习之间是划等号的。在海翔,《21世纪经济观察》、《新财经》这样的刊物,都没有谁要求看,员工都自己看。因为员工都尝到过这样的甜头,看多了慢慢积累就会融会贯通,如果能在某一个点带来突破,马上就能看到效益。这种创新收益,一者能给自己带来工作成就感,二者收入马上就会增长,两者相辅相成。

对一个以知识创新为生存之道的公司来说,管理上有什么特殊之处呢?顾京一直在探索。顾京是学管理出身的,并且一直在管理的最前线摸爬滚打,知道管理制度的重要性。海翔的管理制度一向是非常规范的。如果仅仅看到这一点,那只是对海翔的管理见树不见林。海翔管理上的最大的特色是管理制度背后的文化建设。这种文化建设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诚信文化的塑造。不仅公司对客户要讲诚信,职工对老板要讲诚信,员工对主管、主管对员工,都要讲诚信。顾京说,就是如此要求自己的,他对所有的高管团队和所有的普通员工都离不开这两个字。他常对员工说,一定要记住,顾京和你们说的一定会做到,你们跟顾京说的也一定要做到。对顾京来说,诚信文化是管理的灵魂。有了这些灵魂上的东西,管理上的具体制度,反而是很形式的东西了。管理制度是外表,管理文化才是精髓。海翔对员工最强调的就是这些精髓的东西。公司一次请中铝的财务经理来讲课,一个比喻就把这一点说得非常到位。这个比喻说,公司的规章制度好比在打毛衣,打得再好也会有洞,而公司的文化就好比浆糊,如果黏度够,再大的洞也能补上。这个时候具体的制度都有点显得是多余的。或者可以打个比喻来说,具体的制度就像糖,糖融入水中,都看不到了,这个水就是公司的诚信文化。在顾京手中,管理并没有什么难点,没有必要每天瞪着十二只眼睛把大家都看住。在海翔没有很多死板的管理,这或者正验证了古代哲人老子说的: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。传统哲学中有无相生的智慧,在海翔的管理实践中得到了活生生地演绎。海翔正在用一种表面上的“无”制度走向更高层次的“好”制度。顾京说,公司发展蒸蒸日上,大家都讲诚信,干吗要动歪心眼呢?一旦谁动歪心眼,贪点小东西,马上名誉扫地,现有的所有东西都没了。

顾京自己就经常在自己公司网站上写些东西,和公司所有员工交心,其中最值得提起的是每年的新年寄语。文化其实是一种所有员工心灵交流和行为默契的重要工具。他说,有了软性的文化所有员工就会抱在一起。一个公司有了文化的底蕴,也就很难被别人模仿。顾京特自豪地说,海翔的业务模式,他逮谁和谁说。海翔从来不封闭,不会赚到钱不告诉别人,但是就是很难复制。谁要想复制海翔,复制的不是一种简单的业务模式,而是一种深层次的文化。然而中外历史告诉我们,想原模原样复制一种文化,是不可能的。文化永远只能是立根在自己的土壤中自生自长。正因为海翔有了属于自己的文化,才会永远开出属于自己色彩的美丽花朵。

正因为相同的文化理念,海翔人走到了一起,他们都相互是事业上的互帮手和创业中的同行者。我们可以说,他们来自五湖四海,因为共同的文化理想走到了一起。顾京也是这五湖四海中的平等一员。顾京说,他不可能像别的公司老板那样,趁着员工年轻去剥削他们的劳动,骗几年再让他到别的地方去。对海翔来说,员工不是打工仔,而是主人翁。所有的员工都有可能是未来海翔的一个重要骨干。海翔把该给的都给员工,怎么打造自己的未来,那是员工自己的事。因为文化的凝聚力,海翔的员工中有一种自生性的责任意识。海翔人对责任有着天生的亲近性。什么叫责任?顾京说,我们每个人在社会上都有多个角色,比如丈夫、父亲、哥哥、儿子、老板、同学等等。我们必须把社会赋予自己的每个角色的责任尽量做好、做到位。当你把每个角色都尽力做到位了,人生的最终收获就差不到哪里去。千万不要借口说,做好了其中某个角色而影响了做好其他的角色。比如,没有理由说,把老板当好了就可以不把爹当好。有了文化理念的海翔人,不会简单地把钱看得那么重。顾京幽默地说,一是海翔发的钱肯定有用完的时候,二是通货膨胀了钱不值钱,三是钱你可能弄丢了。只要在海翔呆过,公司不能保证能做到哪一点,唯一能保证的是你一定能成为某个方面的印钞机。海翔是一个大平台,只从经济着眼,它是每个员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源。顾京说:“大家一块赚呗!”在他眼中,员工的利益就是自己的利益,就是公司的利益。但是这一切的实现,都是通过一种“海翔文化”达到的!

坚持做正确的事情

 面对今年来严峻的就业形势,顾京说,根据自己的兴趣和条件,师弟师妹们,可以选择创业。大学生创业,他从来都是比较乐观的,现在如此,未来也如此。时代在发展,机会在诞生。太阳只要还升起,一个崭新的一天就永远意味着一个崭新的机会。历史是现在的最好老实。中国未来的创业机会怎么样,看看美国的历史就很清楚了。顾京说,在当年象征美国精神的公司之后,比如IBM、通用,后面又有杨致远、麦克戴尔这样的伟大创业者诞生。他说了一句简单而豪爽的话:“市场永远不会被占完。”他对师弟师妹们说:并不是所有想要成功的人都一定要创业。如果觉得公务员能做好,或者觉得律师能当好,并不是一定要出来创业。有被逼无奈去创业的,有在乎发展空间去创业的……可以有各种创业的理由,但是一定要记住:只有自己感兴趣才能把事情做好。

刚出校门的人,可能有几年时间都是在完成从学生到社会人的转变。在这个过程中,要努力寻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定位,弄清楚自己的兴趣所在,强项所在;然后往这些方向配置自己能配置的资源。顾京相信,如果资源配置的有效,运气又不是太差,即使不是特成功,但也不会太失败。比如,有人想当官那也不是坏事,因为做官就拥有了自己的空间,在某一个空间里可以说了算或者说有了“定价权”。自己有想法,就朝着这个目标去努力,但是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,比如情商高、交往能力强、心理学研究得透。如果有这个优势,却一定要去做生意,那是不是也值得商榷呢?自己感兴趣的事一般都能做好。他说,很多困惑的人,原因就在目标不明确。对他自己来说,此生目标明确:属于市场!

这个时候,顾京情不自禁地回忆起当年自己走向创业的过程。顾京当年出来创业前,已经是中国有色金属集团总经理助理兼期货部主任,后续发展空间还是很不错。当年同时当助理的两个同事,罗建川现在是中铝的党组成员,许峰现在是五矿有色的副总。他说,自己现在创业也挺好,人家发展得也挺好。顾京总结出两句话:一是兴趣决定选择。可以做唐骏一样的职业经理人,也可以做成功的公务员,或者在大学做一个受人尊敬的教授,这都是成功的不同表现。选择哪条路,要尊重自己的兴趣。二是如果真的被迫走上了创业的道路,那么要相信:别人能成功,你也应该能走下去。千万别认为自己不具备这个那个条件。相反,别人的优点有时候也可能恰恰是制约他发展的因素。比如,有些人很聪明,但是定力可能就不够;有些人很笨,但可能很执着。顾京推荐大家去看看《士兵突击》。他告诫自己公司的年轻员工,一定要好好把《士兵突击》看明白。如果能把握其中的精髓,就是成功的秘诀。顾京用40多年的人生阅历告诉我们,成功的道理其实特别简单。许三多为什么能走那么远?那就是能不能长时间坚持去做正确的事情,碰到短期利益的诱惑时,能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。

顾京从来不迷信运气。他说,我们都是普通老百姓,有人运气特好中了大奖,也有人运气特霉踩了地雷,这些我们都有可能碰到。但是学过统计学的都知道,好坏都是正态分布的。上帝不会额外关照谁,也不会故意亏欠谁。从一个长的周期来说,一个人碰到倒霉的运气和特好的运气的机会都差不多。所以从创业的角度来说,任何人都永远有新的生命力。当然,如果在某方面已经有了很好的发展,是不是可以把已有的东西抛弃去创业,从而证明自己的能力?他说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。太多的人都是因为怀才不遇,或是对自己的空间特别在乎,才走上创业之路的。无论如何,千万不要轻易下结论说:我不行,机会都没了!事实绝对不是这样子。

做心灵中的自己

 在许多校友心中,顾京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人士,短短的时间就创造了价值不菲的公司。顾京身上披上了一层一层的外衣,不过很多都是别人给他披上的。他自己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也许是另外一回事。

这里先从一个具体方面说起。事业的成功往往体现在很多方面,其中一个方面是事业的发展速度:速度越快就越成功,越慢就越失败。发展速度的问题也曾困惑着顾京。看到别人发展速度那么快,他就特别羡慕,恨不得自己也能一路狂奔。现在他知道,永远不要违背这句话:量力而行。有多少优秀的人因为快而跌交,有多少优秀的公司因为快而倒闭。他说,从经济学原理来看,发展慢了必死无疑;但是有90%以上的公司因为想快,最后把握不住速度反而破产了。他举了个身边的例子说明这个问题。一个刚学开车的人,看着反光镜左看右看还不够精力,这时硬要他开八九十码,不出事才怪呢。只有时间长了,车也了解了,路况也熟悉了,再上高速,开个九十、一百码,就会觉得轻轻松松。他告诫,速度必须根据自己的客观情况来定,才能人车两宜。开车是因为步行太慢,但是如果很不安全,还不如步行。速度太快车毁人亡,开车就毫无意。其中的道理是:别做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。顾京每天都面对很多机会,有些还非常好,但它可能只适合三年以后的海翔。以现在的规模做它风险就会比较大,可能会对现金流产生比较大的影响,这样就不安全了。顾京做事从来不会盲目追求外人看上去很光鲜的高速度,他喜欢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和节奏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速度永远是属于自己的,而不是给别人看的。

像发展速度一样,一个人是不是成功,也只能靠自己的心灵去把握。顾京说,所谓成功的人,很多都是别人看他成功,实际上自己是不是觉得很成功,没有人知道。一句话,就看有没有信心做你心里的自己。大家都觉得,不幸之人各有不幸之事,成功之人都有相同之事。在顾京心目中,其实成功也可以分为两种:大家认为的成功和自己心里的成功。说到自己看自己,他说,像他们做投资的,大腕级的多了,有时候想到他们,自己就没有任何成就感可言。他甚至还推测,像马云、李彦宏,还包括校友王传福怎么看自己,也很难说。

但是顾京还是有属于自己心灵的成就感。他说,40来岁了,觉得自己最有成就感的事是对得起别人对自己的信任,倒不是挣了多少钱、公司有多大。他以实际的行动把说过的东西全做到了,这么多人相信自己而把钱投到海翔。无论到哪里,顾京说,他说的东西别人都信,这就是“混”到现在自己觉得最成功的地方。为了对得起别人对自己的信任,他对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都特别小心,只有想到差不多了时才会说出来。这一点,他非常欣赏柳传志。像柳传志这些有追求的人都是诚信的人,从来不会“瞎”说话,因为他们知道,自己天天生活在聚光灯下,说的每句话都有很重的份量。顾京强调,人说话,不能只顾说的那一霎那痛快,说出来是要负责任的。如果说自己成功,就成功在这里,而不是外人所看到的挣了多少钱。对顾京来说,永远应该做的就是踏踏实实把自己的事情做好,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对得起别人对自己的信任。他说,哪怕活到80,这辈子只和5个人承诺过,都兑现了,也就是最大的成功。

顾京特别欣赏这样的观点:所有的成功都是别人的成功,每个人都应有自己成功上的标准。在成功的标准上,有时候往往不能好高骛远,这往往只能给自己带来痛苦。目标定得低的人往往容易“成功”;这些人的生活状态也挺好,整天悠哉悠哉的。孔乙己的精神有时候也是需要的。孔乙己就永远活在自己的内心当中。这一点也不是不可以借鉴。有一本书叫《明朝那些事儿》,书中说到,因为祖先和唐伯虎一块考试,考得心灰意冷,后代反而玩世不恭变成徐霞客了。徐霞客的成就以时间来论证并不比皇帝差。在顾京看来,自己心中的成功还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。成功长宜放眼量!他说,好多人活得太累了,就是把这成功定义得太狭隘。这些人往往把别人所谓的成功置换成自己的目标,就觉得自己差好远。其实把心态放好了,自己并不差,成功已经来到自己的身边。从这点来说,顾京已经取得了最大的成功。

 “那是海翔号巨轮拔锚启航的又一个崭新的时刻。就象公司里一位才女说的:这条船上有你,有我,有我们所有的同仁,这船上有温馨,有热情,有勇气,有坚韧,有担当…… 有了太多太多,那么对我们来说春、夏、秋、冬有区别吗?请跟着船长继续往下走吧。”

那里波涛汹涌!

那里一片蓝天!

150